“葱桶组合”期待回归 四大洲赛欲演高难编排

2019年01月10日 08:37  来源:新华网

导读:距离2019年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2月4日在美国阿纳海姆开幕只剩不到四周时间,计划在这一赛事重返国际舞台的隋文静/韩聪还在加紧训练,全力赶进度。  

新华社记者张寒、李嘉、王镜宇 

距离2019年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2月4日在美国阿纳海姆开幕只剩不到四周时间,计划在这一赛事重返国际舞台的隋文静/韩聪还在加紧训练,全力赶进度。  

“之前教练也说我们今年整体的进度慢了一点,因为伤病等原因;现在就在积极地调整,积极地训练备战,影响不是特别大。”结束9日下午的训练,走下冰场、还没来得及换下冰鞋的隋文静说。 

由于女伴隋文静在2018年2月的平昌冬奥会后被确诊为右脚疲劳性骨折,被粉丝们称作“葱桶组合”的这对世锦赛冠军、冬奥会银牌组合先是直接退出了2018年3月份的世锦赛,又因恢复训练和节目编排赶不上进度而取消了本赛季初连续两站花滑大奖赛的参赛计划。 

十天前刚刚在哈尔滨落幕的全国花样滑冰锦标赛上,休赛10个月的隋韩重返竞技场,第一战便拿了短节目第一名,然而他们随后放弃了自由滑的比拼,遗憾地未能将这趟复出之旅做到有始有终。 

“我觉得我们的节目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打磨、去抛光,才能拿到赛场上。”隋文静解释道。 

从2018年8月恢复功能性训练,在冰上做些简单的滑行,到几经波折才试到一双合适的冰鞋,正式投入技术动作的训练,再到9月奔赴加拿大,找中国队长期合作的世界级著名花滑编舞劳瑞·妮可编排新赛季的节目,其间穿插参加“大众冰雪季”这类普及推广冬季项目的活动,以及感冒等小伤小病的影响,隋韩最终得以备战全锦赛的时间只有两周,“一套节目只能滑个六次左右”。

但无论是伤病的耽搁还是中途退赛的遗憾都丝毫无减隋韩二人对更高的技术水准、艺术水平及个人突破的追求。“我们今年编排的节目非常难,跟往年相比可能再高出一个level(级别),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隋文静说,“而且国际滑联修改规则,自由滑时长比以前少了30秒,动作必须更紧凑了,这对新赛季所有运动员来说可能都是个挑战。” 

伤病之年选择高难度编排,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隋文静笑答,谁也没去刻意设计,一切更像是水到渠成、缘分使然。“我们只是想做别人没做过的步伐,用别人没用过的动作,只是想做得不一样一些,更special(特别)一些。我们甚至不会去想这样一套节目能拿多少分数,因为我觉得,我们作为运动员就是做最好的自己。”她说。 

隋韩告诉记者,和妮可一起编排新赛季的这两套节目时,他们大概设计了比节目本身所需要的多出一倍甚至两倍的新动作,再慢慢试,看哪些能放到节目里。这样磨合下来,两套节目他们编了整整三个星期,比往年花费的时间更长,却依然是最后一天才编完。 

已经编得这么难了,到“四大洲”上比赛会保守吗?韩聪斩钉截铁地说“不会”,隋文静也几乎同时说出“尽全力”三个字。他们也在用行动印证着这番态度,9日下午的这堂训练课上,国家队训练冰上方,连接着每名参训队员心率带的显示屏几乎时时显示,隋韩二人的训练强度在全队前列。 

在备战大赛的最后一程,回首这几乎只有训练极少比赛的一个赛季,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受伤病考验和休赛煎熬的隋文静和韩聪说,他们感激这段时期的自己。“不同阶段会有不同收获。”隋文静说,“我们当然希望比赛场上的精彩,但人总需要积淀,这段时期让我们有时间去学习一些滑冰之外的东西,看看音乐剧和舞蹈,放松一下自己,也有更多时间去更新一下自己的‘内存’,我觉得挺好。”

( 编辑: 康希 /责任编辑:周姝珠 )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的所有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或经授权使用重庆广电集团(集团)各频道节目,版权及相关权利属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经本网授权使用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掌上重庆移动终端未标有“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重庆手机台”或其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权利人与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视界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依法处理。本网联系电话:67544615

一首歌一座城
重庆手机台 掌上重庆